快捷导航
 

3

主题

3

帖子

13

积分

积分
13
金钱
11
帖子
3
机型
E6
在线
1 小时
发表于 2018-12-20 10: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 跳转到指定楼层
Y1786142有,[size=15.3333px]“如果是经常攀爬的人,我估计十分钟就能上来。”林涛喘着粗气。

[size=15.3333px]    “有痕迹吗?”我问。

[size=15.3333px]    “很多。”林涛说,“发现了不少血迹。这应该是凶手行凶后,手上沾血,离开的时候留下的。”

[size=15.3333px]    “那存在有意义的痕迹物证吗?”我问。

[size=15.3333px]    林涛噘了噘嘴,摇头说:“不好说,毕竟外面的墙体很粗糙,我拍了照,回去慢慢看。”

[size=15.3333px]    “现在已经中午了。”我抬腕看了看表,说,“林涛下午就留在实验室,尽量处理出和犯罪有关的痕迹物证。大宝回去照顾宝嫂。韩亮开车带我和小羽毛去上海。”

[size=15.3333px]    “去上海?”大宝问。

[size=15.3333px]    “嗯。”我点点头,说,“师父的一个同窗现在是国内顶尖的神经外科专家,师父帮我们联系好了。我下午带着宝嫂的病案去上海给他看,寻求最好的治疗方案。毕竟现在宝嫂的身体情况,不适合转院。”

[size=15.3333px]    大宝感激地点点头。

[size=15.3333px]    我说:“晚上8点是专案会的时间,我们务必赶在这个时间回来。”

[size=15.3333px]    2

[size=15.3333px]    半天前,9月9日晚上8点,“9.7”专案组会议室。

[size=15.3333px]    “谁先说?侦查组?”龙番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周浩亲自挂帅“9.7”专案。

[size=15.3333px]    “我们对受害人赵梦涵的所有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主办侦查员说,“发现她的社会交际面非常狭窄,除了她在省公安厅工作的未婚夫李大宝,其他所有社会矛盾点均已排除,不存在因仇、因情谋杀的可能。”

[size=15.3333px]    “你这话什么意思?”小羽毛叫道,“李大宝怎么就不能排除嫌疑了?”

[size=15.3333px]    “没什么意思。”侦查员说,“我们找了李大宝一天也没找到他。”

[size=15.3333px]    “他可以排除嫌疑。”我说,“案发当天,李大宝和我在一起。你今天没找到他,是因为他参与了我们的现场勘查。”

[size=15.3333px]    “这不合规矩啊。”侦查员说,“他是受害人直系亲属。”

[size=15.3333px]    “还没有结婚,不能算直系亲属。”林涛说,“陈总安排的,他辅助我们办案。”

[size=15.3333px]    周局长看着我们点点头,说:“排除了谋人,那有没有其他可能的作案动机?”

[size=15.3333px]    我摇摇头,说:“现场勘查找到了宝嫂,哦,也就是赵梦涵的随身手提包,里面几千块钱和信用卡都在,基本可以排除侵财。我们也找了医生对赵梦涵进行体检,也可以排除谋性。”

[size=15.3333px]    “都排除了,难不成是激情杀人?”主办侦查员问。

[size=15.3333px]    视频侦查组组长李萌说:“也不是。我们今天组织了五十名民警对酒店及其周边的所有监控进行了调阅,大家请看大屏幕。”

[size=15.3333px]    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幽深的楼道,右上角写着:龙番城市国际大酒店七层。

[size=15.3333px]    “根据我们的观察,赵梦涵及其亲属是在9月7日下午2点37分开房入住的。”李萌说,“当时他们一共开了四间房,赵梦涵住708,这也算是闺房。710是赵梦涵的父母住的,另外两间在八层,是赵梦涵的两个伴娘和亲戚住的。”

[size=15.3333px]    大屏幕呈现一个快进的模式,楼道里的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感觉。

[size=15.3333px]    李萌接着说:“整个下午都是基本正常的状态,但在下午5点30分的时候,赵梦涵去隔壁喊父母吃饭,哦,喊吃饭这个细节是赵梦涵父母提供给我们的。可能是赵梦涵父母正在准备,赵梦涵没有关闭自己的房门,在隔壁房间待了一会儿。”

[size=15.3333px]    大屏幕切换成正常播放的模式。屏幕上的时间显示为下午5点41分时,一个灰衣男子从电梯间走了出来,径直走进了正对电梯间的708号房,即赵梦涵所住的房间。

[size=15.3333px]    “这,应该就是凶手。”李萌说。

[size=15.3333px]    我皱起眉头:“这个画面太模糊了,能不能图像处理?”

[size=15.3333px]    李萌说:“我们安排了图像处理,只能看清嫌疑人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其他一无所知。”

[size=15.3333px]    “身高体态呢?”林涛问。

[size=15.3333px]    “我们安排了几个同事到酒店的摄像头下面进行了模拟比对。”李萌打开一组照片,是视频的截图。截图中有几名不同身高的警察站在电梯间门口,这些图片的右边都有一张嫌疑人走出电梯间的照片。李萌接着说:“经过对比,只有一名身高175厘米的较瘦同事和嫌疑人的体态最为相似,所以,我们分析嫌疑人应该是一个175厘米左右身高、体态较瘦的人,应该是男人吧。”

[size=15.3333px]    “嫌疑人居然不是攀窗进入。”我说。

[size=15.3333px]    林涛点点头,说:“我也认为凶手是走大门进入的。因为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房间的冷气是开着的,按照正常情况,宝嫂应该是关闭窗户的。这个窗户是防坠楼的窗户,只要关闭就自动锁死。凶手是无法从锁死的窗户进来的。”

[size=15.3333px]    “那凶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恰巧入室?”我问。

[size=15.3333px]    李萌说:“据我们对酒店监控视频的观察,凶手上午就进入了酒店内部,在各楼层游荡。宝嫂在这里开房后不到半小时,凶手就乘坐电梯到了七层,并且在电梯间一直没有出来。”

[size=15.3333px]    “电梯间有两把椅子,是给客人等电梯的时候坐的。”林涛说。

[size=15.3333px]    李萌说:“对,我们分析凶手就是在这里坐着等了近三个小时,寻找机会进入房间。”

[size=15.3333px]    “可是我们调查访问时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七楼电梯间的椅子上坐着这么一个可疑的人。”主办侦查员说,“更何况坐了那么久。”

[size=15.3333px]    “这也正常。”我说,“酒店这种公共场合,一般是不会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人的。”

[size=15.3333px]    “那么,这个人就是专门针对宝嫂来的?”林涛低声道。

[size=15.3333px]    “不排除这种可能。”我说,“毕竟我们都是打击犯罪的人,会不会是有人针对大宝,所以在他结婚的日子下手加害宝嫂?因为他找不到袭击大宝的机会。”

[size=15.3333px]    “关于这方面的调查已经在开展了。”主办侦查员说。

[size=15.3333px]    “我倒是觉得不太像。”李萌说,“凶手在酒店的游荡过程,我总觉得他是在注意结婚的人。9月8日是个好日子,有很多人结婚。我们统计了一下,在这个酒店开房作为闺房的,有十二个新娘。赵梦涵只是其中之一。你们想,如果凶手知道了赵梦涵在龙番城市国际大酒店开房的话,也应该掌握开房的具体时间,那么他就没有必要那么早就来游荡。我的感觉是,凶手是在寻找新娘,具体哪一个新娘倒是没那么重要。”

[size=15.3333px]    “这只是你的感觉。”林涛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们的主要侦查目标还是我们作为警务人员以前打击过的犯罪分子。十二个新娘偏偏选中了宝嫂,这个太巧合了吧。”

[size=15.3333px]    “嗯。”我赞同林涛的看法,“如果是寻找新娘下手,那么这个人应该是反社会人格。这样的人怕是没法从茫茫人海中找到。现阶段的捷径就是先找大宝的仇家,如果这条路走不通,再考虑别的路。”

[size=15.3333px]    “还有,我们针对凶手进入酒店的时间点,倒推,寻找凶手来时的路径。”李萌说,“非常可惜,我们只跟凶手到了三公里外的一个公交车站。凶手从那个公交车站下车后,就走到酒店来了。可惜监控视频过于模糊,无法判断凶手乘坐的是哪一路公交车。那个站又是个中转站,有二十七路公交车经过那个站,这二十七路几乎辐射到全市各地。”

[size=15.3333px]    “也就是说,无法从凶手来的路径倒推凶手所在的区域?”我问。

[size=15.3333px]    李萌点点头,说:“这是我们做的最重点的工作,不过截至半小时前,已经宣布失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migoOS官方社区  

GMT+8, 2019-1-22 17:04 , Processed in 0.143310 second(s), 24 queries .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